永利开户官网_永利外围注册_永利在线网投

国内更专业
织梦模板下载站

国有酒企频人事变动或为行业复苏

3月10日,泸州老窖换将风波终于落定尘埃,该公司正式发布公告《 关于聘任高管人员的独立意见》称,“作为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经查证,我们认为王洪波先生、谢红女士具备担任公司高管的资质,不存在《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不得担任公司高管的情形,因而,我们对聘任王洪波先生、谢红女士持赞同意见。”

“近半年来,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等大型酒企纷纷出现巨大的人事变动,实际上可以将之看作白酒行业正在复苏的先兆。起码是大型白酒企业希望通过企业自身的技术性改革,锐意推进行业复苏。”关于近期的泸州老窖高管大幅调整一事,资深白酒行业专家赵义祥这样告诉记者。

泸州老窖

政府官员空降管理层

公告显示,蔡秋全辞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刘俊涛辞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监事、监事会主席职务,敖治平辞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公告中对辞职的解释主要是“工作原因”,其中蔡秋全辞职主要是因为其工作精力已放在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人事调整或许并未结束。有消息称,泸州老窖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也将进行调整。其中,上市公司总经理张良未来将出任董事长一职,而总经理的职务则将由一名刘姓高管接任。

根据泸州老窖新的人事任命名单,原泸州市委副秘书长王洪波出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原兴泸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毅出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原泸州市财政局总会计师谢红出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

据了解,本届泸州老窖董事会任期为三年,从2012年6月27日到2015年6月26日,现在却突然由当地官员接任公司高管。目前,控股股东泸州老窖集团持有上市公司25.72%的股权,其实际控制人为泸州市政府国资委,所以此举也被认为是“当地政府主导下的人事调整”。

此外,泸州老窖现任董事长谢明、总经理张良,同时还兼任泸州老窖集团董事局主席和总裁的职务。而对于控股股东和上市公司高管存在兼职的问题,泸州市国资委在2014年2月曾作出承诺,在2015年10月31日前解决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高管人员兼职问题。

为进一步了解如此大动作背后的原因,长江商报记者日前致电泸州老窖董事长谢明,但他以“不接受电话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此后,记者又联系到其他泸州老窖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应。

山西汾酒

或与5亿存款失踪有关

人事变动与存款丢失是否存在联系,这次泸州老窖的换将风波背后又释放出了什么样的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换将风波中,原泸州市财政局总会计师谢红出任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

据泸州老窖此前的公告显示,今年1月10日,公司在工行南阳中州支行1.5亿元存款到期,但因蹊跷问题被南阳公安机关冻结。

而这已不是泸州老窖第一次账款出现问题,在2014年10月份左右,泸州老窖就出现两次类似的巨额账款不翼而飞的事情,分别是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两笔账款。

记者统计发现,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泸州老窖就发生三次巨额存款在银行不翼而飞的离奇事情,累计涉及金额高达5亿元。

实际上,在巨额存款不翼而飞之时,就有多位业内人士指责说,这属于资金管理漏洞,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具有管理和领导职责,应该对其安全性和合法性有清晰的认识。

“此次换将,实际上是国有资本的控股方对泸州老窖管理层的不信任。”白酒品牌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泸州老窖此次高层换血与数起 存款不翼而飞的事件有直接关联,“政府空降公司财务负责人,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出于企业安全性的考虑。”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泸州老窖的这轮高管离职,是相对提前的董事会选举的前奏,周期上符合上市公司这轮董事会的任期,“泸州老窖数次存款失踪,是为了冲百亿的业绩为经销商做担保,让经销商去进货,导致银行交易中出现的乌龙事件。这与此次高层变动的关系不大”。

对于上述人事变动的背后,业内分析认为可能是和山西汾酒和洋河股份一样,将集团和股份公司主要高层分开。

有媒体报道称,高层调整或许是国资委和相关政府部门为控制其龙头企业财务不良发展所作出的努力,此举也让此前一直受高层交叉任职困局的泸州老窖得以解脱。此次人员更替赶在一年一度的酒业盛典—酒博会之前,也给了泸州老窖新高层在酒博会上正式亮相的机会。

洋河股份

国有酒企频繁换帅

无独有偶,去年12月26日晚间,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连发两份公告,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李秋喜(53岁)等三人的书面辞职报告,并同意选举谭忠豹(51岁)副董事长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汾酒表示,“这一人事变动是为了进一步明晰集团公司和上市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强化汾酒厂股份公司的营销能力。”

同时,汾酒集团公开回应称,“辞去汾酒股份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职务后,有利于李秋喜先生、王敬民先生集中精力履行汾酒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推动汾酒集团战略新思维和集团管控模式的落实。”

而在今年1月20日晚间,洋河股份也公告称,鉴于公司第四届董事会任期即将届满,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有关规定,公司董事会提名王耀先生、钟雨先生、韩锋先生、柏树兴先生、钟玉叶先生、丛学年先生、周新虎先生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

“这样的安排主要是基于公司年度总结大会提出的积极实施双核驱动战略的需要,也是推动洋河股份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所做出的前瞻性战略安排。”洋河股份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尽管上述两家大型酒企纷纷表示,换将只是为了推动企业的进一步发展。但无论是“战略新思维”或是“双核驱动战略”,背后难以掩盖的是企业自身产能过剩和业绩下滑的事实。

据了解,山西汾酒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1亿元,同比下降42.74%;净利润为3963.66万元,同比下降80.85%。而洋河股份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36.52亿元,同比增长0.26%,第三季度净利润11.28亿元,同比下降6.97%。

而本次“换将风波”的主角泸州老窖的业绩则更为“惨淡”—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36亿元,同比下降60.81%;净利润为2.86亿元,同比下降67.64%。

分享:

评论